奇葩说:智利门将为国自残却成为了史上代价最高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yembellishedevents.com/,智利队

说起智利国家队,你有哪些印象?很多球迷都会觉得他们是南美足坛的一大传统劲旅,但如果翻开世界杯的参赛履历,会发现他们不仅难以和巴西阿根廷两大豪强相提并论,总体成绩也离着乌拉圭有着不小的差距。比如最近9届世界杯里智利只打入了3次决赛圈,正好是乌拉圭的一半。

咳咳,细心的球迷可能已经在上面这个参赛成绩里发现了两段特殊的线年被取消参赛资格”和“1994年禁止参赛”。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故事发生在1989年9月3日,地点是久负盛名的马拉卡纳球场。那一天是意大利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的最后一轮,巴西在这座本国的“心脏”球场迎战来访的智利。赛前同分的双方都还保有晋级决赛圈的可能,只不过净胜球较少的智利必须拿下客场的胜利,而桑巴军团只需一场平局足矣。

直接决定晋级名额的关键战役,球迷极度狂热的南美足坛,再加上双方此前首回合交锋里“9黄2红”的混乱局面,使得这场比赛的安保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幸好,比赛开始之后的剧情走向还是很正常的。强大的巴西队并没有受到“打平即可出线”魔咒的影响,他们先拔头筹取得了比分上的领先,而且始终牢牢掌控着局面。看起来智利人并没有什么逆转的机会,巴西队顺利出线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顷刻间风云突变。第67分钟巴西门将一个大脚把球开过了半场,前锋没能争到头球。可智利队后卫阿斯腾戈得球后并没有继续比赛的意思,只是站在原地把手指向了本方的球门。智利国家队主教练镜头随之一转,门将罗哈斯掩面倒地,身旁不远处还有一个正在燃烧的烟花。

此情此景,自然让人们产生了这样的联想:当时的比分是巴西队1-0领先,肯定是场边的球迷情不自禁把烟花扔进了场内,正好砸在了罗哈斯的脸上,造成了这位门将的意外受伤。

心急的智利球员们围在了罗哈斯的身边,队医冲进场内做了应急处理,智利队然后他们不等担架入场就合众人之力把罗哈斯抬下了场。场边的记者们蜂拥而至,电视镜头记录下了他额外、肩膀和球衣上的片片血迹。

很快,智利全队以安全为由拒绝重新参赛,主裁判只能宣布比赛中止。留在场上的巴西球员一脸懵逼,低着头沉默地走进了更衣室。他们的心里或许只有一个想法:糟了。

而事态的发展比巴西球员们的预期还要糟糕。智利队立即启程回国,有1.5万名球迷来到凌晨三点的机场接机,他们喊着罗哈斯的名字表达着对于国家队的支持。这一事件在智利国内不断沸腾,愤怒的人们来到巴西大使馆前抗议和辱骂,甚至让使馆内下起了持续了好几天的石头雨。

一场足球比赛,眼看着就要升级成外交危机。智利足协这时出面开始给事件降温,他们没有像国内媒体和球迷呼吁的那样直接要求判本队获胜甚至禁赛巴西,而是向国际足联提出了一个看似合情合理的投诉:这事和巴西队无关但确实造成了人身伤害,因此比赛结果应该作废,双方择日挑选中立场地重赛。

第一,有关专家表示,这种烟花直接可能接触皮肤可能造成灼伤,但绝对不可能“炸”出这么多鲜血;

第二,智利队医罗德里格斯提交了伤情报告,内容写到罗哈斯的伤口紧急缝了五针,但没有任何伤口和处理时的照片;

第三,罗哈斯本人在接受调查组询问时很多细节含糊其辞,甚至有几处出现了前后矛盾;

第四,有一位名叫保罗-特谢拉的巴西摄影师,向国际足联提供了一份关键证词和得来不易的证据。

事发当时,特谢拉正在罗哈斯镇守的球门后拍摄照片,目睹了烟花落下的全过程。据他所说,烟花并没有砸中罗哈斯而是落在了距他1米之外的地上,但因为事发突然和准备不足,他并没有拍下第一时间的照片。

当罗哈斯满身鲜血被抬下场之后,特谢拉敏锐地感觉到这事可能对他的祖国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于是他开始挨个询问周围的其他摄影师,想找找有没有其他人拍到烟花刚落地的瞬间。

幸运的是,有一位名叫阿尔费里的同行抓拍了整个过程的多张相片。不幸的是,阿尔费里是一名阿根廷摄影师,而且受雇于日本媒体,对方还要求他直接提供未冲洗的底片。

这就很麻烦了。阿根廷和巴西在足球方面历来是水火不容的直接对手,更不用说这还涉及到摄影记者的职业操守。但特谢拉并没有轻言放弃,他先是苦口婆心说服阿尔费里暂缓向日本寄送胶卷,后是发动一切关系寻找把这条线索上报的机会。

听闻此事的巴西足协主席里卡多-特谢拉亲自出面,总算让这些照片作为证据递交给了国际足联。两个特谢拉,就这么联手拯救了巴西足球。

凭借着这些证据,国际足联最终做出了裁定:判决本场比赛巴西队以2-0获胜。

智利国内的球迷并不买账,他们纷纷怒斥国际足联帮着强国巴西对智利足球展开了迫害。就在两个国家的对立情绪达到顶峰的时候,再也扛不住压力的主角罗哈斯站出来坦白了一切。

真正的故事其实是这样的:罗哈斯预料到客场面对强大的巴西队可能会很艰难,也知道马拉卡纳球场的球迷非常狂热,于是他提前在左手的门将手套里藏了一个小刀片。等到真的有球迷把烟花扔进球场的时候,他就知道时机终于到来了。

罗哈斯假装掩面倒地,实则偷偷拿出刀片割伤了自己的眉骨。他也不是一个人在演戏,充当第一目击者的队长阿斯腾戈、进场后挥洒红药水冒充血迹的队医罗德里格斯、指示队员立刻退赛的主教练阿拉维纳、赛后迅速安排全队“逃离现场”的智利足协……通通都是提前知晓剧本的配角。

智利人集体沉默,巴西人愤怒到发狂。不仅是因为被伪装的剧情骗光了感情,更重要的是主演的罗哈斯本身就在巴西豪门圣保罗踢球,拿着巴西人的钱居然还回头要坑害整个巴西足球,这谁能受得了啊?

更加愤怒的是国际足联。他们官方将这一事件定性为“世界杯历史上最大的丑闻”,然后开出了有史以来最重的罚单:智利队被开除出1990年和1994年两届世界杯,队长队医主教练等各位配角通通禁赛5年,主角罗哈斯终生禁止参与任何足球活动。

被动退役的罗哈斯并没有其他的谋生特长,更因为在智利国内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而找不到工作。后来智利为了表达歉意主动承办了1991年的美洲杯,罗哈斯的妻子以个人身份给国际足联寄了一封长达十几页、声泪俱下的道歉信,却还是没能挽救罗哈斯的足球生涯。

绝境之际,还是来自巴西的老东家圣保罗伸出了援助的手。他们聘请罗哈斯成为本队非正式的门将教练,国际足联面对这种“原谅行为”也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他对巴西足球和圣保罗最好的“补偿”,就是培养出了足球史上进球最多的门将切尼。

2001年,罗哈斯终于得到了来自国际足联的特赦,得到了正式回归足球活动的资格。后来他还临时担当过圣保罗的救火主帅,带领球队重回当年的马拉卡纳球场挑战弗卢米嫩塞。

2011年,罗哈斯因为严重的肝炎停止了一切工作,继续留在巴西接受治疗。2013年,为了筹集移植手术所需的花费,包括布拉沃在内的多名智利国脚参加了慈善比赛,有的巴西球迷在网上发表着“活该”的言论,但也有人选择忘却仇恨捐出了善款。

2015年,罗哈斯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此后在巴西过着远离纷扰的疗养生活。当年为了让国家队打入世界杯不惜自残,却因为演技被识破得到一纸禁令的故事虽然已经恍若隔世,却总会在每次世界杯之前被各国媒体反复提及。

好了,这期故事到此为止,最后提前做个预告。《奇葩说》系列将在不久之后出版发行,汇集了整个第一季全部的神奇故事,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